厦门市海沧区阳光西路299号 +86-0592-6511111
info@kingdomway.com
资讯中心
辅酶Q10资讯
NMN资讯
品牌资讯

人未老,药已疯:NMN该治治了

发布时间:2021-01-27
 
 

文章来源:《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曙霞


|一款充满暴利的“神药”,和它背后的重重乱象。

 

接下来,“不老药”的生意可能没那么好做了。


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食品经营司下发《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以下简称“排查函”),明确指出目前烟酰胺单核酸(NMN)在我国未获得药品、保健食品、食品添加剂和新食品原料许可,不能作为食品进行生产和经营,要求各个省级市场监管部门对相关经营者进行全面排查。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食品经营司发函要求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情况

“排查函属实,近日刚下发,由各地市场监管部门负责具体落实。”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关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确认。

“不老药”的主要成分或原料就是NMN,主要宣传有“抗衰逆龄、修复DNA、预防老年痴呆”等作用。顶着“不老药”“长寿药”的光环,加上资本市场热捧、名人效应,NMN相关产品去年以来在消费市场上掀起了新热潮。

然而,NMN市场火爆的同时,诸多乱象也如影随形:不少产品夸大使用效果,声称能治病防病,误导消费者;一些产品从跨境电商销售擅自扩围至“内贸”流通,在国内自产自销;部分经营者拉人头、层层分销、收“会员费”,疑似传销……

中国保健协会市场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王大宏表示,目前NMN品类产品在国内市场有将近10亿元的规模,这其中“良币”和“劣币”共同存在,此次市场监管部门着手排查违规行为、整顿市场秩序,对规范经营的企业和产品都是利好。不过,从长远看,行业标准缺失,国内市场尚不能直接使用,仍然是NMN在中国发展的痛处。

01“不老药”虚实
所谓“不老药”,是否真有长生不老的神奇功效?

这要从人体所需的另一种物质——NAD+说起。

NAD+又叫辅酶Ⅰ,广泛存在于各种食物中,所有活细胞的代谢都离不开它,对生命新陈代谢至关重要。有研究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NAD+水平会稳定地衰减,导致代谢的改变和疾病易感性的增加;在年老或疾病动物中恢复NAD+水平能促进健康和延长寿命。

正因如此,补充NAD+,提高其在人体内的水平,被视作“抗衰老”的一项重要突破口。但由于NAD+分子较大,直接食用后无法吸收,需要通过补充小分子前体物质来提升其含量。

而NMN,正是人体内NAD+生物合成的一种前体物质。

为研究NMN对人体生理的影响及安全性,近年来,哈佛大学医学院、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日本庆应大学医学院等顶尖科研机构开展了多项研究,论证NMN在抑制衰老方面的作用和机制。

从已经公开的研究成果看,限量服用NMN的安全性已经得到临床验证。颇具代表性的研究是,2019年,日本庆应大学医学院Junichiro Irie等人发表的NMN首个人体临床试验的结果表明,单次口服100mg、250mg和500mg的NMN可以被人体高效代谢且不会产生副作用。

而在有效性方面,多项研究显示,NMN的功效包括支持NAD+产生、修复DNA损伤、支持新陈代谢、防止骨密度下降、促进血管再生、促进心脏和大脑健康等。

例如,2013年,哈佛大学医学院David Sinclair教授所在的研究团队发表在生命科学领域权威期刊《细胞》(Cell)上的论文称,22个月大的老年小鼠口服NMN一周之后,体内NAD+水平增加,并使线粒体稳态和肌肉功能相关的关键生化指标恢复到相当于6个月大小的年轻小鼠状态。

必须指出的是,目前已发表的NMN有效性研究成果尚停留在动物实验层面,这些效果能否在人体上同样产生,有待更扎实的临床试验研究数据作支撑。而且,王大宏表示,NMN单一成分与NMN品类产品有所区别,具体产品的安全性、有效性如何,还要取决于原料标准、生产条件等多重因素。

也就是说,直接宣传NMN相关产品具有延缓衰老及改善衰老相关疾病的功效,为时尚早且并无科学依据。

不过,基于已有的研究成果,NMN品类产品已经在一些国家获批上市销售。例如,日本将NMN纳入食品原料清单,美国则将其作为营养补充剂的原料,仅需通过FDA备案即可。值得注意的是,不论在美国还是日本,作为食品原料或营养补充剂的NMN,均不得宣称对疾病的治疗或预防效果。

而在我国,NMN尚未获得药品、保健食品、食品添加剂和新食品原料许可。

02 虚假宣传“重灾区”


即便如此,为了多多出货,一些商家依然在不遗余力打宣传“擦边球”。

“有助于延缓衰老”“预防三高、糖尿病”“预防高血压”“让新冠病毒检测转阴”“消灭HPV病毒”……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调查,在一些电商和社交平台,充斥着关于NMN产品疗效的夸大、诱导性甚至虚假宣传。

电商和社交平台上澳洲某品牌NMN产品的介绍

除了夸大疗效外,一些NMN产品利用名人效应进行推广,通过诸如“世界顶级富豪新宠”“巴菲特投资”“李嘉诚投资”等描述,试图增加产品知名度和公信力。

但深究下来,也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例如,李嘉诚确实投资了抗衰老项目,但并不是NMN,而是一家开发NAD+另一种前体——烟酰胺核糖(NR)的美国公司ChromaDex。

除了富豪、商业大牛,诺贝尔奖得主也是一些NMN产品钟爱的“代言人”。看似高大上,但这些研究者与具体的NMN产品并没有什么关系。

商和社交平台上某NMN产品的商品详情

根据广告法,保健食品广告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声称或暗示广告商品为保障健康所必需,利用广告代言人做推荐和证明等。

宣传混乱之外,NMN产品的价格也参差不齐,日均花费在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年均花费可超十万元。例如,在淘宝平台,销量最高的一款美国进口NMN售价1780元/瓶,按建议用量日均花费约60元;而一款日本进口的宣称高含量NMN的产品售价高达22588元/瓶,按建议用量日均花费至少376元,年均花费至少约14万元。

日本进口某NMN产品单瓶价格超2万元

不过,虽然价格不菲,却挡不住消费者购买的热情。在淘宝平台,多款NMN产品月销量过千甚至过万。在京东平台,销量前三的产品仅评论数就多达数万条。

吊诡的是,比起NMN产品的高售价,其原料要“亲民”得多。记者在采购批发平台1688上看到,成交额最高的一款NMN原料价格每10克不到100元;而在中国供应商网上,有供应商对NMN原料给出的批发价低至120元/kg。

在中国供应商网站上,NMN原料的批发价低至120元/kg

这种原料能用于NMN保健食品的生产吗?对于《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的疑问,供应商表示“放心用”,但未能提供相关检测报告。

此外,对于服用超过公开研究成果提及剂量的NMN会否造成不良后果,目前还未可知。在电商平台上,就有产品以“高含量”为噱头抬高售价。如下图产品中的NMN强化版用量,每日服用量达640mg,明显超出已经得到验证的安全用量。

 03 浑水摸鱼者众


另一个现实的问题是,目前,市场上流通的不少NMN产品“出身不明”,质量安全均无法保证。

这正是此次市场监管部门的治理重点。

排查函明确提出,在我国境内,NMN不能作为食品进行生产和经营,要求各省级市场监管局对辖区内食品经营者进行全面排查,发现存在违法行为的,及时核实并依法予以查处。

由于我国尚未批准任何国产NMN药品、保健品或食品,目前能在国内市场合法销售的主要是进口NMN产品。

百洋医药副总裁朱晓卫介绍,进口保健食品要在国内市场销售,可以通过一般进口贸易和跨境电商两种途径。

如果走一般进口贸易,保健食品需经历注册或备案、进口报关报检和中国市场销售合规等一系列流程。而根据《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首次进口的特定保健功能型保健食品,需采用“注册制”;首次进口的维生素/矿物质补充剂型保健食品,且使用的原料已经列入保健食品原料目录的,采用“备案制”。通过一般贸易进口的保健品,既可以选择线上销售,也可以在线下售卖,渠道多样且畅通便利。

但NMN在我国尚未获得新食品原料许可,备案走不通,而要申请新食品原料及注册保健食品也存在障碍,时间成本和资金投入都相对较高,且未必能获批。

相较而言,跨境电商显得更加“多快好省”。2016年,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门共同印发《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其中包括“未混合的维生素以及衍生物”等商品。2018年,商务部、国家发改委等联合发布《六部门关于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进一步明确规定: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按个人自用进境物品监管,不执行有关商品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

NMN属于B族维生素衍生物范畴,也就自然而然可以通过“跨境购”的方式进入国内市场,无需经过注册或备案便可销售。

在跨境电商的东风之下,进口NMN产品接踵而至。各大电商平台上,在售的NMN产地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为主。期间,不少国内厂家收购外资公司,或者在境外注册公司,再通过跨境电商返销国内。例如,国内上市公司金达威的NMN产品,就来自于其早前收购的美国品牌Doctor’s Best。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内中小玩家也纷纷入局。

NMN产品的利润空间比较高,因此很多人开始在国内生产并销售,夸大产品疗效,浑水摸鱼,扰乱了正常的经营秩序。”王大宏说,这种乱象至少持续了大半年。

多个电商平台皆有商家销售国产NMN产品

还有商家直接将袋装或灌入胶囊的NMN原粉卖给消费者,甚至在产品详情中表示癌症患者适用,声称能“帮助放化疗后病人修复、提高免疫力,加速身体康复”。

可以肯定,这些“出身未明”的产品,缺乏必要的食品或保健品监管,安全和质量都没有保障。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一些NMN产品还以招募代理名义赚取“会员费”,发展下线层层分销,疑似传销。

一些NMN产品发广告招募代理、发展下线赚“加盟费”

例如,一款名为“爱健康iHealth”的NMN产品就在社交平台广招代理。记者通过其广告页面留下的联系方式了解到,购买产品成为会员,就能代理该产品,按购买金额分130美元、1100美元、2200美元三级,交钱越多,级别越高,相应的代理时间越长。

王大宏认为,中国尚未许可NMN用于普通食品或保健食品生产,这些产品通过国内贸易流通涉嫌违法,监管部门应该加强治理,此次大规模排查违规行为,将有助于恢复市场秩序。

各大电商平台也正在行动。记者注意到,淘宝、京东等平台通过下架产品、关键词屏蔽、规范介绍内容等方式,对平台疑似违规的NMN产品进行清理和规范。

04 何去何从

在乱象丛生的市场,NMN到底能走多远?

中信证券研报曾对NMN产品未来发展作出乐观预测:NMN产品每覆盖1%保健人口,对应304亿元市场空间,伴随着抗衰老产品未来市场不断推广,如果NMN产品能覆盖当前服用保健品人口的3%,其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元。

王大宏认为,目前NMN的科学机理明确,有众多科学机构参与研究,具备高速发展的潜质,但对前景乐观的同时还需保持谨慎:一方面,NMN原料和相关产品均未能在国内获得必要许可,缺乏合法身份;另一方面, NMN产品目前在国内市场的增长更多是靠“故事”推动,宣传上有夸大神化的倾向,如不加以扭转,可能导致市场昙花一现。

从长远发展的角度,NMN原料生产的规范性、使用的安全性、产品的有效性、宣传的科学性,以及如何符合国内市场监管的要求,这些都需要通过开展更多的科学研究加以保证。

据王大宏透露,有国内企业已经在开展NMN的临床试验,希望通过扎实的基础研究,佐证该产品的安全性和功能性,从而在国内获批。

“两条腿走路比一条腿走路要平稳,要快得多,也要长久得多。”朱晓卫表示,进口保健食品进入中国市场除了通过跨境电商,在注册和备案方面也应按照相关法规要求积极争取。

而对于NMN相关产品而言,当务之急是解决原料的合法合规问题。

“保健食品备案注册的法规应不断修订完善,保健食品原料目录和允许保健食品声称的保健功能目录也应根据科学依据及时调整。”朱晓卫建议,参考其他国家监管经验,将一些在国外已经长期使用、安全性高、保健价值确定的原料及时纳入保健食品原料目录,从而为注册或备案创造条件,促进国外的保健食品在国内合规合法使用。

此外,NMN原料的质量标准也亟待建立。营养健康行业智库庶正康讯与天猫国际共同发布的《NMN品类发展白皮书》提到,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主要的NMN原料生产国,但是尚无公开发布的NMN原料标准,原料生产企业执行的都是自己的企业标准,导致NMN原料的关键指标甚至安全性指标参差不齐。

上一篇
下一篇
金达威集团|
联系我们|
人才战略|
加入收藏
闽ICP备11006468号-1
版权所有©2016-2021金达威集团|